76%贸易壁垒靠WTO搞定特朗普政府却坚称它有缺陷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0-25 05:50

  76%贸易壁垒靠WTO搞定特朗普政府却坚称它有缺陷

  冯迪凡

  [根据学者研究,美国政府通过WTO争端解决机制申诉的贸易壁垒有76%得到解决,而美国在WTO以外与其他国家进行的贸易壁垒谈判只有53%得到解决。]

  在探索如何绕开世贸组织(WTO)来解决贸易争端的路上,特朗普政府一意孤行。

  一位驻日内瓦贸易官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3日结束的WTO争端解决机构(DSB)例会上,美方继续反对WTO上诉机构启动法官候选人遴选程序。

  美方在会上表示,在他们关心的问题解决之前,还将继续反对启动该甄选程序。按照条例,WTO上诉机构法官定员7人,目前已存在2人空缺,WTO成员担忧这很有可能导致贸易争端处理延误,而更紧迫的是,今年12月第3人任期届时将满。

  WTO上诉机制候任提名持续僵局

  作为WTO负责裁决贸易争端的最高机构,WTO上诉机构由7名成员组成,每位成员任期四年,按照惯例可以连任一次。

  此次例会显示,WTO一直在试图打破僵局,开启甄选程序。目前韩国籍法官金铉宗于8月1日辞任,回韩国担任政府高级职务;拉丁美籍法官拉米雷斯-埃尔南德斯的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任期于6月30日结束(不过他将在任期届满的情况下继续服务),欧洲籍法官范登博斯的第二个任期将于12月11日到期,为此上诉机构中的法官很快会由定员7人下降为4人。

  大部分WTO成员在发言中表示,美国的关切点和启动甄选过程之间应该没有必然联系,有少数WTO成员则明确表示要求美国扭转立场,亦有少数WTO成员批评美国没有提出任何解决问题的建议。

  目前,甄选程序的僵局不仅威胁到WTO处理贸易争端的速度,也可能威胁到WTO即将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第十一届部长级会议。

  需要指出的是,除非任命新的上诉机构法官,否则在案件处理时出现严重拖延的状况将不可避免。如果上诉机构下降到2名法官,则压根无法正式运作:按照规定,上诉机构所处理的每个案件至少需要3名法官。但即使是有4~5名法官,在实际中也会因为合法性问题,难以处理案件——考虑到不同的法律传统和体系,有些案件只有少数几个具有上述法律传统国家的法官才能做出决定。在极端情况下,这可能会导致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崩溃。

  美国一意孤行“不松口”

  在此次会议上,美国表示,只要上诉机构的一名成员在任期届满的情况下继续服务,就不会考虑目前任何一项建议。

  美方所指的这位成员即上述的拉米雷斯-埃尔南德斯。虽然拉米雷斯-埃尔南德斯第二届任期已于6月30日完成,但上诉机构自行给予他额外延期以完成手头的3项上诉审查工作。对此美方紧抓不放,称只有DSB有权决定该法官是否应该继续工作,而不是上诉机构。

  8月31日,美国就在彼时的DSB例会上提出该问题。欧盟驻WTO代表对此提出了有力的驳斥观点:在早先的DS456案(美国同印度关于太阳能电池和太阳能电池组件的部分措施案,该案裁决最终对美国有利)中,美国也曾允许上诉机构成员在任期结束后继续完成上诉审查工作,此次却认为这么做不合理了?

  这并不是美国第一次阻挠上诉机构法官甄选。最近的一次是在奥巴马政府任期的最后一年(2016年),以韩国籍上诉机构法官张胜和在涉美贸易争端中的有关裁决没有符合国际贸易规则为理由,美国就曾拒绝张胜和连任的决定,同样受到众成员公开批评。

  此次特朗普政府再次拿上诉机构“开刀”,其缘由更加复杂。在绕开WTO解决贸易争端的思路之下,包括USTR代表特希泽在内的美国高级贸易官员都做出了WTO争端解决机制“有缺陷”的表态。此前特朗普政府曾要求USTR起草一份可用于单方面向其他国家施行贸易制裁的法律机制备选清单。

  讽刺的是,根据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WTO问题研究专家克里斯蒂娜·戴维斯的研究,与特朗普政府青睐的双边政治压力相比,WTO争端解决机制在消除贸易壁垒方面更加有效。

  该研究发现,美国政府通过WTO争端解决机制申诉的贸易壁垒有76%得到解决,而美国在WTO以外与其他国家进行的贸易壁垒谈判只有53%得到解决。

  WTO总干事阿泽维多近期访问美国时特地同莱特希泽会面,并希望莱特希泽对目前美国在WTO阻碍启动上诉机构候选人甄选过程一事做更多说明,然而莱特希泽并没有告诉他美国的目标是什么,也没有提出解决方式。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